下半年農機市場大戲如何上演?

作者:李勇 本站發布時間:2019年08月09日 收藏

  2019年上半年,全國農機企業虧損面接近20%、連續6個月景氣指數同比下降、傳統品類大幅下滑、多數小眾品類發展勢頭良好但體量不足……國內農機產業的基本層面呈現出下行態勢,整體市場在深度轉型和殘酷競爭中趨緩前行。

  如今,下半年已經過去了1個月時間,雖然農機市場進入了新階段的征程,但是并未呈現出令人眼前一亮的發展勢頭。毋庸置疑,農機行業緩速運行已經成為常態,下半年市場究竟會如何發展?看似簡單的一個質問,其背后所包含的不確定因素卻是繁雜而又令人困擾。無論怎樣,發展仍在繼續,我們不妨做一些猜想。

  猜想一:高位低速,競爭會更加殘酷

  據統計,2018年是近20年來國內農機市場最為艱難的一年,不僅銷售規模增速大幅放緩,而且利潤大幅度下降出現負增長。今年以來,農機行業伴隨著農業產業結構調整進入調頭期,傳統品類市場回落和小眾品類市場勃興的交替一直在延續,上半年的6個月里,不管是產業整體銷售規模還是利潤水平,也僅僅實現了同比基本持平略增的業績,總體市場表現頹勢不減,每個月的景氣指數均出現同比出現不同程度回落。另據統計,今年上半年,國內1732家農機企業中有346家出現虧損,虧損面為19.98%,較之去年同期增長1.22個百分點,嚴酷的市場形勢直逼企業存亡。

  綜合分析看來,自2004年農機購置補貼政策實施以來,國內農機產業實現了令全球矚目的快速發展,單就規模而言,2012年國內農機產業就處于全球第一的位置,雖然自2014年以后的幾年里,行業發展增速全面放緩,但是規模體量在全球仍然首屈一指,這種規模體量不僅來源于地域遼闊的傳統農業機械化作業需求,而且伴隨著農業結構調整不斷催生出新的農機產業需求空間,目前,國內農機產業正呈現出新的發展特點,主要表現在兩方面:一是,伴隨著大農業范疇現代化程度提升,農機行業發展涵蓋面及側重點發生快速轉移

  近兩三年,“農作物是糧食”的傳統認知不斷發生顛覆性改變,肉、禽、蛋、奶等產品日益豐富人們的餐桌,“大農業、大農機”成為嶄新形勢下的新概念,農機行業里傳統糧食作物農機產品市場份額出現大幅轉移,畜牧機械、經濟作物機械、蔬菜機械、園林機械等小眾品類為代表的新興品類正在實現著躍進式發展,農機產業正在呈現出新的業態特征;二是,從產業成熟維度分析,國內農機產業已經進入“后工業時期”,市場產品普遍過剩和行業發展降速已經成為常態化。在接下來的產業發展階段里,高質量發展將成為國內農機產業的發展特點,市場和用戶剛性需求將成為決定市場運行方向的關鍵因素,產品創新和產品升級成為了贏得競爭的最有力武器,市場競爭會更加殘酷,產業格局將開始深度“洗牌”。

  猜想二:熱點集中,大部小眾品類依然向好

  按照經濟學者張維迎的說法,市場是通過兩個渠道來推動經濟增長:一個是技術進步;一個是配置效率。第一位的是技術進步,第二位的才是配置資源。道理很簡單,如果僅僅是配置資源,一旦達到均衡狀態,經濟就會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循環運轉,不會有任何增長,這就是熊彼特定義的循環流經濟。人類持續而顯著的經濟增長只是過去200多年的事情,這200多年里我們的所有進步主要不是來自有資源配置效率的改進,而是來自不斷創造的新的技術、新的產品、新的資源。

  農機市場的發展也是經歷了普遍傳統產品資源需求滿足和技術創新的過程,在經歷了超常規發展階段之后,全面進入了以新型產品和傳統產品升級為主導的農機化高級發展階段。從今年農機市場各品類銷售的表現情況來看,傳統品類中的農用三輪車、輪式收割機、拖拉機完全或基本進入存量市場時代,上半年市場下滑同比均超過兩位數,銷量下降、增幅趨緩甚至負增長已經成為正常規律;再如,插秧機、水稻收獲機都出現不同程度下滑,市場增量需求變得十分乏力。

  與此同時,在農業種植結構調整、人們生活習慣改變、收益水平分化等因素影響下,農機市場熱點逐步顯現,如畜牧機械市場,上半年銷量同比大幅度增長148.9%;植保機械(噴霧機)市場,上半年銷量同比實現翻番增長;再如采棉機市場,依然延續了去年供不應求的熱銷態勢;再如,玉米精量免耕播種機市場,也同樣表現出強勁的發展勢頭,等等。由此可見,農機市場深度調整已經愈加深入,以糧食作物的耕種收環節的大眾化農機市場走向低速發展的新常態,新興小眾產品市場逐漸啟動并快速進步,成為熱點市場。

  猜想三:冷熱不均,“金九銀十”或成色不足

  眾所周知,農機行業素有“金九銀十”的說法,也就是說9、10月份是一年中市場銷售最火爆的兩個月,不管是拖拉機、玉米收獲機、水稻收獲機還是打捆機、脫粒機、耕整地農機具等產品都會進入集中銷售季節,換種說法,9、10月份所處的“三秋”時節,既是農民喜迎豐收、繁忙耕種的黃金時期,也是農機人辛勤勞作、業務沖刺的階段,這個時節具有特殊意義。

  任何事物的發展都不是一成不變的,近兩三年來,國內農機行業的固有運行規律被打破,淡、旺季變得不再明顯,全年市場可以用“旺季不旺、淡季更淡”來形容,從去年9、10月份的市場運行數據看,并沒有出現傳統意義上的旺銷局面,不管是制造企業出貨量、用戶購買咨詢量還是成交量等都處于低位徘徊,市場慘淡程度大大出乎意料。

  今年上半年農機市場低迷已成定局,我們不妨從利、弊兩個層面分析下半年面臨的市場環境,首先,從利好因素分析:農機購置補貼政策和資金仍在;城鎮化加速勞動力減少,決定農業機械化需求上升;國內農機產業短板不少,仍需快速補齊;新興產業機械化需求巨大;傳統產品大型化、智能化、高端化的升級和進口產品替代空間不小;丘陵山區農業機械化程度提升大有文章可做……

  而從利空因素分析:全國范圍內農業企業和農戶整體盈利水平不理想;糧食價格偏弱而種植成本居高不下導致用戶收益不足,購買力下降;土地流轉進入攻堅階段,進展速度遠未達到預期,多數地區農業規模化作業程度仍然嚴重不足;傳統農機市場飽和程度增加,新興市場短期難以填補和支撐傳統市場下降出現的“真空”;全國范圍內農機經營收益出現下降,用戶投資積極性銳減;市場進入深度轉型階段,農機企業對新形勢的適應度以及經營理念調整存在滯后和誤區;市場拉升動力和資源支撐不夠,國內農機產品出口受整體國際環境等因素制約明顯……綜合以上分析,今年下半年市場仍趨穩趨弱運行,“金九銀十”成色不足亦是大概率的事情。

  猜想四:利潤攤薄,企業逃離或消亡幾率增大

  按照行業數據統計,2018年農機工業全行業主營業務收入2601.32億元,同比增長1.67%;規模以上企業利潤大幅下降15.76%,處于負增長狀態。今年上半年,行業主營收入1000億元上下,規模以上企業利潤43億元上下,分別小幅增長。值得注意的是,這種小幅增長是在去年形成的產業“洼地”的基礎上出現的,可以講,這個增長是微乎其微的。從2017、2018年兩年機械行業利潤水平看,農機產業利潤水平幾乎處于14個機械工業子行業的墊底位置。

  國內農機產業規模增速放緩,盈利水平大幅下降,企業間的競爭就更加激烈。放眼全球,據資料顯示,歐美等發達國家的農機產業同樣經歷了從低級階段向高級階段的發展歷程,這個過程中企業和品牌消亡、整合和兼并屢見不鮮,經過幾輪洗牌,形成了約翰迪爾JOHN DEERE、愛科AGCO、克拉斯CLAAS等十余家大型企業;亞洲農機化程度較高的日本和韓國,也是經過了企業間的整合,現今形成了久保田、樂星等約10家企業的格局。

  而反觀國內農機制造企業,如拖拉機制造企業就有超過180家,玉米收獲機制造企業有70多家,水稻聯合收獲機制造企業60多家,旋耕機生產企業超過190家,就連糧食烘干機和植保無人機制造企業均超過200家……國內農機企業不僅存在同質化嚴重的弊端,而且面臨的市場局面是真正的“僧多粥少”,以目前國內的農機產業形態來看,基本層面的“大盤子”(體量)已定,任何一家農機企業要生存,就得想盡千方百計爭搶屬于自己的那塊“蛋糕”,一旦落敗,就面臨著消亡、被吞食或逃離的結局,在接下來的市場進程里,這種現象會更加明顯。

  按照國內經濟學家的觀點,當市場中的套利空間越來越小時,就會出現兩個問題,第一,增長速度一定會降下來;第二,降下來的速度要維持在適當水平,要靠企業家的創新。旁征博引,農機產業的發展依靠的是全體農機人的創新和拼搏,不僅僅是產品創新、技術創新、工藝創新,更涵蓋了經營模式創新、服務模式創新等等,我們的奮斗進程將永無止境,大家繼續努力吧!

新聞來源地址:http://www.lidajd.com.cn/
分享到:

新聞評論

暫無評論